您所在位置: 理论动态 >> 理论动态

不断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境界

发布日期: 2018-04-29    作者:续文辉   来源:西藏日报   点击率: 1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之际,站在新历史的重要节点上,深刻体悟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政治判断,回溯科学社会主义运动所经历的波澜壮阔的历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其勃勃生机在21世纪展现出的社会主义强大生命力,为发展中国家开辟和拓展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世界解决人类问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出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对于坚定“四个自信”具有重大意义。

(一)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一切划时代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之日起,就以其鲜明的与时俱进和开放性的理论品质著称于世,正是这一品质才使已故的马克思能在200年后依然以“思想在场”的方式展示着强大的生命力,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注解着其真理的光芒。

在社会主义发展的每一个历史时期,社会主义经典作家依据时代主题和历史任务完成各自理论创新和代际传递,创立了具有各自鲜明时代特色的理论形态和实践模式。500多年前,莫尔的《乌托邦》发表,空想社会主义成为社会主义思潮最早的形态,社会主义思潮也滥觞于此,一切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体制与弊病的思想与观点皆可称之为社会主义。至19世纪中叶,随着社会化大生产不断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日益激化,欧洲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马克思将社会主义思想建立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两大基石之上,宣布了“人类社会以来的一切历史都是阶级的历史”,创建了科学社会主义。作为科学的理论,科学社会主义不仅揭示了19世纪上半叶欧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种种弊端,而且蕴含着丰富、深刻的科学真理和美妙、光辉未来社会的理想。第一个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付诸实践的是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和后来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从而把科学社会主义由理论的形态变为了实践的形态。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先进分子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在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相结合,不仅改变了自近代以来中国人精神上的被动和懦弱,而且开创了“中国式”道路,使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沿着自身的历史逻辑发展。经过40年改革开放实践,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五年多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历史性变革,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式”道路上,不忘初心、砥砺前进,完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由量变到质变的积累,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向成熟,向世人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其丰富的理论和实践内涵成为社会主义自空想以来的第四种形态。

从社会主义由科学的理论形态转变为实践形态的社会主义,到今天已有100年的时间。在这100年的时间里,社会主义运动始终面临一个历史难题,即,如何在落后的小农经济占主体的殖民地国家里,建立社会主义、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问题,它也被称为“列宁难题”或“20世纪难题”。这个难题源于以列宁为代表的俄国共产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实现了两个“突破”。一是突破了几个国家联合“同时革命”“同时取得胜利”结论,而是在一个国家首先取得胜利。二是突破了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发生社会主义的革命,而是在小农经济占绝对优势的落后的农业国家里取得胜利。无论是列宁新经济政策或是斯大林模式,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还是“中国式”道路的选择以及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都隐含对这一历史难题的回答与探索。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四个自信”应对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三者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不断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对西方发达国家的“弯道超越”,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时代。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用三个“我们党深刻认识到”概括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实现现代化强国的历史和实践逻辑,这既是对中国共产党97年来奋斗史的概括,也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彻底解决了“20世纪难题”并取得重大胜利。

(二)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现代化是世界发展的根本趋势,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历史与实践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所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道路,使“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这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代化之路,绝不是西方现代化的翻版,而是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与逻辑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条道路是在取得民族独立、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后开始起步的,是在被资本主义世界封锁的情况下依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难推进的,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背景下通过改革开放和全面深化改革实现突飞猛进的,是靠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向辉煌未来的。

如何使马克思主义以及现代化道路改造成为中国人所能接受的中国化的理论,变为中国思维、中国语言、中国气派,这是中国人应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解决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的前提,是我们党不断实现理论飞跃的理论逻辑前提。从这个意义上讲,现代化不仅仅是世界的,而且也是中国的,是中国人民长久以来的梦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要实现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一直孜孜以求的现代化强国目标。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前,从“洋务运动”算起,“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终究未能改变旧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面临着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旧社会,面临一台拖拉机、一个钢钉都不能生产的工业化基础,依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起步现代化国家的建设,在改革开放中开辟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是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实现了历史性变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也进入新时代。从实践的模式开辟出一条具有世界意义的、完全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现代化发展道路。现代化不仅仅是世界的,而且也是中国的,烙上深深的中国印记。这充分显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真理光芒和中国共产党的正确光荣与伟大。

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引发了中华文明的深刻变革,从根本上扭转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持续衰落的趋势。同时,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结合中,我们党深刻认识到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必须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统一、社会稳定;必须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把发展作为治国理政的第一要务,以取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制度优势;必须符合时代潮流、顺应人民意愿,以自我革命的精神,勇于改革开放,破除阻碍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一切思想和体制障碍,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

(三)

中国的国情相比西方社会有着明显的特征,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从未间断过,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二是中国是一个经济社会发展极端不平衡的落后的农业国家,经过建国后60多年的努力,少数民族地区得到了很大发展,但民族地区群众困难多,困难群众多,同全国一道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依然难度大,带来的一系列治国理政难题,这是历史的结果,也是现实的状况。历史表明,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而言,妥善解决和处理民族问题特别是边疆民族问题,是国家兴旺、民族兴盛的一个重要标志,事关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开启了我国民族关系史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使各民族走上了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中国共产党对西藏的治理大致经历了“经营西藏”、治理西藏、兴藏富民、现代治理四个阶段。在这四个阶段,党始终仅仅依靠西藏各族人民,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边疆治理之路。“经营西藏”是毛泽东主席在建国之初着手考虑和解决西藏问题时给西南、西北局的电文中多次、反复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反映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对解决西藏问题的总体思考。其核心是通过各民族的政治解放、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奠定一切民族无论大小一律平等的政治基础和制度基础。

随着西藏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开始步入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为适应党的工作重心的转移和新时期的奋斗目标,中央先后于1980年、1984年召开了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探索在改革开放条件下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途径。然而在国际国内大小气候的影响下,无论是否定“民族问题的实质阶级问题”,还是对十四世达赖集团从未放弃分裂祖国、沦为国际反华势力的反华工具性质的认定上,以及判断西藏工作的标准,都带有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特征,体现出以维护西藏社会稳定为主要内容的治理特征。

进入新世纪,西藏经历“一个转折点、两个里程碑”和党的十六大以来的新的里程碑,形成了中央关心、全国支援西藏的工作格局,同时,中央确立的“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兴边富民”战略为西藏快速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政策机遇,在推进西藏长足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征程中,党始终以民生建设为主线,以民族团结为保障,坚持科学发展,维护法律权威,实现好发展好维护好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不仅使西藏国民经济和人均收入长期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同时西藏人民的公共服务水平也有了快速提升,感党恩、跟党走,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已经成为300多万西藏各族儿女的共识。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代表团审议时明确提出了“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重要战略思想,把“治边”“稳藏”上升为国家治理现代化层面。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下,西藏和全国一样迈入到“现代治理”的阶段,国家治理体系与西藏边疆民族地区治理实现良性互动,稳定从“要我稳”向“我要稳”转变,经济发展由“输血型”向“自我供血型”转变,公共服务均等化进一步展开。依据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逻辑,西藏的“现代治理”是以党在西藏工作的探索和经验为基础的“螺旋式”的上升,习近平总书记“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重要战略思想,正是中国共产党治藏经验、治藏方略的总结与升华,是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理念之下的立体展开与延伸,体现了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的相互交织。展望未来,西藏一定能够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实现繁荣的治理。

实现繁荣的治理,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坚持党的领导不动摇,牢固树立“四个意识”,把思想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上来,牢记进藏的初心,不忘建藏、富藏的使命,在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解决中国问题”和“创造些新的东西”中,谱写好中国梦西藏新篇章,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添砖加瓦。

(文章转载自:《西藏日报》2018年4月28日 第3版 理论)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保留一切文字图形权利 藏ICP备09000421
主办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制作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