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理论研究 >> 政治法律

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下的西藏民族区域自治【毛奇】

发布日期: 2015-09-09    作者:毛奇   来源: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点击率: 112

【摘要】:以1965年西藏自治区的成立为起点,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至今已经走过了50年的辉煌历程。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人民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进行的正确选择。50年来,我们始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立场,使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取得了巨大成就,西藏人民充分享有民主政治权利、充分享有经济和社会发展上的自主权、充分享有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一个富裕和谐幸福法治文明美丽的社会主义新西藏正逐步呈现在世人面前。实践证明,要谱写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西藏篇章,就必须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继续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

【关键词】:历史唯物主义   西藏   民族区域自治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制度的发迹是社会基本矛盾发展的结果;社会发展的历史是人民群众实践活动的历史。1965年,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拉萨召开,标志着西藏自治区的成立,也标志着西藏各族人民从此进入了当家作主的崭新时代,这是西藏社会的一次历史性跨越。而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50年的实践,是西藏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得到制度保障的50年,是西藏经济社会繁荣发展的50年,是人类文明进程中值得铭记的50年。今天,我们要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仍然必须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开启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崭新实践。

一、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尊重历史的选择

“历史不外是各个时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而来的,都必然有其前因后果。就人类社会而言,任何社会的存在和发展都离不开历史,社会制度、社会形态的演进和历史存在着必然的继承和发展关系。因此,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尊重历史,这是人类实践的根本前提。

尊重历史,首先必须承认历史。西藏地处世界屋脊,是中国的边疆少数民族聚居区。自元代以来,历代中央政府根据当时实际条件和具体情况,均对西藏采取了不同于内地的管理手段和治理方式。但归结起来,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封建专制集权下的历代中央政府还是民国时期的国民政府,都在规制西藏地方行政机构、决定西藏重大事务的前提下,相当程度地给予西藏地方较大的自主权。这对于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产生过重大历史作用。

近代以降,中国成为西方列强蚕食的对象,自鸦片战争以后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狂潮中,西藏也和中国其他地域一样,成为殖民势力觊觎和染指的焦点。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方是实现民族自治的先决条件,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奴役,成为西藏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历史使命和首要任务。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华民族结束了百年来的屈辱历史,实现了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这也为西藏各族人民在祖国大家庭中实现自由民主权利提供了根本前提。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西藏得以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染指西藏半个多世纪的帝国主义势力被彻底驱逐出雪域高原,为西藏实行民族自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直到20世纪中叶,西藏仍然处于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还要野蛮、还要落后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占人口95%以上的广大农奴和奴隶不仅没有基本的生产生活资料和人身自由,更遑论人权,矧乎民主?在残酷的经济剥削、黑暗的政治压迫和野蛮的人身奴役之下,百万农奴和奴隶连生存权都无法保障,又何谈民主政治权利。“当旧制度本身还相信而且也应当相信自己的合理性的时候,它的历史是悲剧性的”,1959年,十四世达赖集团悍然发动武装叛乱,妄图分裂国家、死守与人类文明进程相悖的封建农奴制度,最终敲响了旧制度的丧钟。中国共产党顺应历史潮流和人民期盼,在西藏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彻底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为西藏人民实现真正的自由和解放扫清了道路。

当历史的车轮行至民主改革成功之际,一副西藏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宏伟蓝图已然十分清楚地勾勒出来。事实雄辩地证明,一切妄图将西藏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搞所谓的“高度自治”,不仅是否认西藏历史的凭空臆想,更是否认人类文明进程的反动逻辑,其结果不只是1959年的失败,还包括十四世达赖集团此后半个多世纪痴人说梦似的自欺欺人。牛顿曾谦逊地指出,我可能比笛卡尔看得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许多巨人肩膀上的缘故。尊重历史,不仅是一种情操和美德,更是一种正确的世界观的显现;反之,不承认历史,不仅是态度上的问题,更是方法论上的根本性失误。历史上中央集权下地方事务的相对自主,摆脱百年厄运、实现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的终结,这一切历史演进的结果,无疑将民族区域自治提上议事日程,成为西藏人民的应然选择。

当然,我们尊重历史,不只是要搞清楚事物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说我们不只是要“解释世界”,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用正确的历史的观点去“改变世界”。民主改革以后,西藏各族人民与全国人民一样平等享有政治权利。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实行普选,百万翻身农奴和奴隶真正获得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依据宪法和法律,选举产生了各级政权。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拉萨召开,选举产生了西藏自治区自治机关及其领导人,宣告了西藏自治区的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区的成立标志着人民民主政权在西藏的建立,也标志着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开始在西藏全面实行。人民作为历史主体的地位被以制度的形式给予了切实的保障和充分的尊重,这不能不说是西藏社会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更是人类文明进步历程中的光辉一页。

二、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是坚持唯物史观的光辉历程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我们不应“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应该“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应“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应该“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形成”。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正是依照这样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推进的。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来,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充分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若干领域的建设中取得了辉煌成就,一个社会主义的新西藏昂然屹立在世界屋脊。

首先,从西藏人民充分享有民主政治权利来看,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推动了西藏政治文明的进步,而这一进步无不闪烁着历史唯物主义的光芒,并深刻映证着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的无比正确性。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发展的历史是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的历史,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活动和作用总是受到一定历史阶段的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条件的制约。从“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立场出发,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从政治上充分实现和维护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在宪法和法律的保障下,西藏人民积极行使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参加选举全国和自治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并通过人大代表参与管理国家和地方事务;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成为西藏自治区干部的主体,还有相当一批西藏的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公民直接参与管理国家事务,有的还在中央国家机关担任领导职务;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既享有普通省级行政区制定地方法规的权力,又享有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的权力。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活动和作用总是受到一定历史阶段的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条件的制约”的立场出发,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始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执行上级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指示的过程中进行了有益的变通,比如根据西藏特殊区情,西藏自治区将“藏历新年”、“雪顿节”等藏民族的传统节日列入自治区的节假日;在宪法和相关法律的授权下,结合西藏实际,制定实施国家有关法律的变通条例和补充规定,比如1981年通过的《西藏自治区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变通条例》,将《婚姻法》依法进行变通执行,有效地保障了西藏人民的特殊利益。

其次,从西藏人民充分享有经济和社会发展上的自主权来看,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推动了西藏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历史唯物主义最根本的观点在于,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决定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一般过程,生产是一切社会进步的尺度,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人类社会的进程。西藏在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下,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保障下,充分行使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主权利,制定了一系列符合西藏实际情况的政策措施,西藏的现代化进程得以有效推进。50年来,西藏在经济制度、经济结构和经济总量上均实现了重大飞跃,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医疗卫生条件显著改善,科学、教育、文化、体育事业蓬勃发展,现代化建设和环境保护协调发展,一个富裕繁荣的社会主义新西藏正逐步呈现在世人面前。

再次,从西藏人民充分享有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来看,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实践使西藏民族传统文化得到继承发展、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尊重保护。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在客观历史过程中,一切社会历史因素都是相互作用的,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源在于其种种复杂的内外部矛盾。西藏独特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继承和发展传统文化是西藏社会发展进步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50年来,西藏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保障下,传统文化得到全面继承、弘扬和发展,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升。历史唯物主义还认为,现实存在的具体社会形态都是复杂的,人类社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既有占支配地位的社会形态,又存在着其他社会形态的残余和萌芽。在民族区域自治的实践中,西藏全面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宗教团体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和政策的保护;同时,在坚持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过程中,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得到积极引导。可以说,民族区域自治使历史构建在物质生产方式所决定的社会生活中的现实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三、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

借鉴历史经验、立足历史背景、顺应历史潮流,方能正确地推动人类历史的发展。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50年来,一个延续了千年的黑暗、落后、贫穷、专制、封闭的封建农奴制社会一跃跨入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人民当家作主,生活水平不断提升,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迸发出强大生命力,西藏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举世瞩目、不容否认。这是我们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推进民族区域自治伟大实践的结果。然而,历史本身就是一个不断继承不断发展的连续的动态过程。对于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而言,应该说,仍旧是一个在实践中需要不断完善的过程。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起点低、底子薄、基础差,加上自然条件恶劣,现代化建设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和繁重。因此,我们必须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不断推进西藏民族区域自治的新发展。

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就必须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地位。而要尊重西藏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就必须对这一地位有明确的界定。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西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共同开拓了祖国辽阔的疆域,共同发展了祖国的经济和文化,共同捍卫了祖国的独立和尊严,换言之,共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组成了同甘共苦、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因此,这一地位的历史范畴是囊括了整个中国社会的。通俗地说,西藏人民既是西藏的主人,也是国家的主人。正是有这样的逻辑,也才会有西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民族解放、人民自由,在祖国大家庭里实现民族区域自治,充分享有平等的民主政治权利,充分享有经济社会发展的自主权,充分享有发展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也同样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我们尊重西藏各族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地位,就必须捍卫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没有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西藏各族人民作为西藏的主人、国家的主人的地位便无从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必然折损,人民创造历史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必受打击,西藏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也必将丧失力量源泉;同样,没有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国家的整体现代化就不可能实现。因此,推进西藏民族区域自治的新发展就必须在尊重人民群众历史主体地位的前提下,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与西藏民族区域自治有机结合起来,将西藏的繁荣发展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机地统一起来。

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就必须发挥经济基础的历史意义。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历史前进的根本动力。推进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就必须充分认识经济基础的历史意义,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现代化程度的高下,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是民族区域自治成果的重要反映;而推进民族地区的现代化发展,提升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更是民族区域自治这一实践的重要内容。挖掘经济基础的历史价值,发挥生产力的决定作用,要求我们要在推动民族区域自治新发展的进程中,着力推进西藏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发展是第一要务,也是解决西藏所有问题的基础和关键,更是民族区域自治的价值要求和目的指向。“每一个社会中的生产关系都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推动西藏民族区域自治的新发展,就是要在党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奋力追赶全国发展步伐,彻底改变西藏经济社会的落后面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宏伟目标而淬历奋斗。

坚定历史唯物主义立场,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就必须发挥上层建筑的服务作用。上层建筑是指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意识形态以及相应的制度、组织和设施,包括观念上层建筑和政治上层建筑两个基本部分;上层建筑积极服务和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西藏人民不仅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与全国人民一样享有完全平等的权利,而且享有自主管理本地区、本民族各方面事务的自治权利,享有国家特殊扶持和保护的权利。可以说,西藏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具有的优越性。而这一优越性的体现正是因为有制度的保证。实践证明,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才会得以不断完善和发展;只有坚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依法治国,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的新发展才会有坚实的制度基础,永葆强大的生命力。

 

 

注释: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8页。

②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页。

③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92页。

④ 同上。

⑤ 同上。

⑥ 同上。

⑦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42页。

 

 

 

姓名:毛奇

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马列教研部

职称:讲师

电话:13638903696

 

 

分享到: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保留一切文字图形权利 藏ICP备09000421
主办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 西藏自治区行政学院
制作单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党校